028-62590139

專訪成都市人大代表侯仁義:不忘科技創新初心 牢記材料國防使命

作者:林 風來源:《四川風情》 瀏覽次數: 日期:2020年3月14日 10:29

“材料是萬物的脊梁,材料強則國強、沒有好的新材料,我們就難以造出好的新產品”,這是成都市人大代表、民革黨員、四川省戰略性新興產業促進會常務副會長、省十大優秀民營企業家、鑫炬公司董事長侯仁義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造出屬于我國自己的高新材料”也是他十八年來不變的追求。

 

2019年1月9日,國家新材料產業發展領導小組第一次會議在北京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國家新材料產業發展領導小組組長馬凱特別指出,新材料是重要的基礎性、先導性產業。加快新材料產業發展是建設制造強國的迫切需要,是黨中央、國務院作出的重要戰略部署。要立足我國產業發展實際,著眼應對新一輪材料變革,以只爭朝夕的精神,采取更加有力舉措,盡快把我國新材料產業搞上去。

 

侯仁義的新材料產業夢想和抱負,與民族新材料工業的崛起和騰飛不期而遇,匯流到中華強國夢的主旋律當中,成為其中一個雄壯的音符。

 

 毅然下海 匯入大潮

1985年,一直端著鐵飯碗的侯仁義,毅然下海,匯入了那個時代大潮,下海之后,他發現市場上到處都充斥著機遇。“那真是一個什么都奇缺的時代,但凡有一點技術含量的建材,都可以擁有廣闊的市場。”

 

侯仁義選擇了鋼鐵行業,建起十五萬噸的軋鋼廠、“那時鋼材很緊缺,我們生產的圓鋼供不應求。”學醫出生的侯仁義喜歡鉆研。當時國內的鋼廠只能生產圓鋼,框架建筑需要的螺紋鋼大部分靠進口。侯仁義決心在自己的軋鋼廠攻克生產20錳硅~25錳硅螺紋鋼,讓國內的建筑用上質量過關的國產螺紋鋼材。那一段時間,他幾乎沒日沒夜蹲守在生產第一線,跟他的技術團隊一起攻關,也不知報廢了多少噸鋼水,紅眼熬了多少個通宵,在他和他的團隊的不懈努力之下,通過產學研三結合的科技攻關,質量過硬的20錳硅~25錳硅螺紋鋼,終于在他的流水線上生產出來了。“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科技攻關,帶給我的成功喜悅和由衷自豪。”

 

侯仁義堅信,只要堅持科技領先、創新發展、努力不懈,成功的喜悅還會與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邂逅。

 

艱辛攻關 終獲成功

侯仁義心知,從礦業開發到新材料產業的研發,這是一個艱難的飛躍。1999年,在依法取得四川石棉境內大水溝“世界首例獨立成礦的碲鉍礦山”采礦權后,又繼續投入資金,依法取得探礦權,進一步擴大了碲資源儲量;2000年,作為省內第一家民企承擔了國家發改委西部開發高技術產業化示范工程高純碲項目。第一個嘗試從原生碲鉍礦采礦選礦冶煉提純一體化完成;該項目工藝技術先進,填補國內空白,創世界首例。生產的5N~7N高純、超高純碲成功應用在國防科技、航空航天技術上,也是生產很多先進化合物、合金材料的基礎材料。這是鑫炬的第一塊金子。

 

2000年,侯仁義與電子科技大學留德博士楊仕清合作,完成了國內第一個碲化鎘薄膜太陽能電池實驗室小試產品;為后來鑫炬公司組建新能源太陽能光伏企業,奠定了科研成果基礎;該項目2006年落戶雙流西航港開發區,“在日照天下、光聚雙流”的主題下,侯仁義提出“實現陽光三峽工程、造福全球人類”的產業發展目標,并在與央企合作中,為了民族新能源工業發展,讓出了控股權,始終堅定支持該產業的不斷發展。

 

2001年,侯仁義又與四川大學涂銘旌院士合作,開始了新的碲應用產品開發——碲銅合金,從研發到成型到產業化,花了18年時間。

 

侯仁義向記者介紹,銅的熔點在1000度以上,而碲在400多度就會氣化,要把高溫材料和低溫材料均勻融為一體,難度可想而知。

 

經歷了數百次的實驗,失敗一串連著一串,盡管遭受了數不清的打擊,侯仁義依舊癡心不改。為了碲資源產業鏈科研后繼有人,其子侯龍超,十六歲在讀成都石家中學高二時便開始參與碲銅合金產品研發工作,目前已經是材料學搏士,沿著材料強則國強的科研之路,不忘父輩初心,繼續攀登。

 

碲銅合金科研經費投入巨大,在刻苦攻關最艱難最關鍵的2005年,研發資金出現了問題。為此,侯仁義毅然咬牙賣了公司的三個收益極好的金礦,把賣礦所得的資金,都全部投入到碲銅合金的研發上。經歷5年的科研攻關,2005年鑫炬的碲銅合金材料終獲成功,再次獲得國家發改委高新技術產業化示范工程。“那一刻的喜悅,是無法言表的,這不僅是鑫炬人的成功,中國也從此擁有了自己可滿足高導電、高導熱、抗電弧、耐磨、耐腐蝕、易切削、環保節能等方面要求的‘超銅’,對于中國航空航天、交通乃至國防軍工等產業的發展意義重大。”

 

開發碲鉍礦 結緣新材料

從事了10多年的鋼鐵生產,侯仁義發現,我國許多基礎原材料以及工業產品的產量位居世界前列,但是高性能的材料卻嚴重依賴于進口,關鍵技術受制于人,“中國制造”總體水平處在國際產業鏈低端。

 

“那時,在國際市場,4N工業金屬碲才15萬元人民幣1噸,而高純度的5N碲賣到300萬元人民幣1噸。這是一個20倍的巨大差距。”國外用我們的資源把我們的錢賺了,這讓侯仁義感覺很痛心。

 

1998年,侯仁義毅然關掉了利潤豐厚的軋鋼廠,投入了“前景不明”的“三稀”礦產行業(稀有、稀散、稀貴),這三稀材料是我國國民經濟、國防科技、航空航天必須的基礎材料。他要在礦產資源開發利用和新材料產品研發上做一條完整的產業鏈,鑫炬礦業也自此應運而生。

 

1999年,是鑫炬找礦年,侯仁義提出“誰擁有資源誰就擁有財富”。“三稀”的礦產資源,往往都在最險峻的深山里。為尋找礦源,他開爛了三臺越野車,一年多跑遍了云貴川藏的稀貴稀散稀有三個成礦地質構成臺階;那段日子里,侯仁義已經記不清,他和他的團隊,吃過多少苦,流過多少汗。然而,發現礦藏的喜悅掩蓋了這一切,他覺得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從新發現碲鉍礦到微晶白云母、鈷礦,驚喜一個連著一個。”

 

在尋找資源的同時,他也在尋找著國內外相關應用領域的頂尖專家,帶領鑫炬礦業的技術團隊依托自有礦產資源研發新材料產品,為中國的新材料產業爭口氣,并為鑫炬礦業勾勒了“資源加科技,讓石頭變金子”的發展新藍圖。

 

不忘初心 逐夢產業

從碲銅合金開始,鑫炬礦業的微晶白云母、高純氧化鋁、二氧化硅氣凝膠等“金子”一塊塊被“變”了出來。十八年來,鑫炬礦業已經陸續完成了五個國家項目,為中國新材料產業的研發、生產、制造能力的提升,做出了自己的貢獻。

 

2011年,為了進一步做大做強新材料產業,鑫炬礦業與成都——阿壩工業集中發展區簽訂合作協議,擬投資12.1億元建成包含新型環保銅合金材料、新光源材料和新型環保阻燃材料的“三新產業”園區。2016年底,總投資4億多元的一期項目——西部規模最大的新型環保銅合金項目已經建成投產。

 

侯仁義向記者表示,未來他將引領鑫炬,以創新的科技研發新產品,逐步取代進口產品,在以質量取勝的同時,以服務領先,為下游客戶提供一攬子解決方案,并讓產業的上、中、下游形成產業聯盟。目前,專門針對碲銅合金產業鏈的新型環保銅合金產業集群正在建設過程中,他們已經與地方政府簽訂了合作協議,共同打造百億規模的產業集群。

 

在采訪過程中,侯仁義特別向記者提到了兩代人不忘初心的“鑫炬夢”。他表示,鑫炬礦業有自己的“鑫炬夢”,那就是民族材料夢,讓我們的國防科技不受制于人。這也是鑫炬礦業一直在做的事。一個企業的力量雖有限,但仍愿意在新材料產業蓬勃發展的關鍵時期,“牢記材料國防使命”,為“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轉變加一把力,在民族新材料產業騰飛中留下“鑫炬”的痕跡。

所屬類別: 專題報道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CONTACT US聯系我們

 

電話:0086-028-85745615(供銷部)
       83072983(供銷部) 
   62590136(人力資源部)
       62590139(人力資源部)   
   61907871(證券部)

郵箱:research@xinju.com

地址:成都市雙流西南航空港經濟開發區空港一路一段483號

白山在线棋牌游戏下载 众游仙桃晃晃一赖到底 快乐10分 11选5任3最佳投注方法 青鹏棋牌斗地主 开元棋牌坑人的 快乐十分必出规律 福建22选5走势图连线 秒速时时彩 哈尔滨麻将机维修 心悦辽宁麻将官方 江西丫丫麻将 单机斗地主免费版 江苏快三怎么玩才能中 福建十一选五规则 麻将赌博技巧 七星体育下载